商标查询

陕西富平县“贩婴案”背后的“社会病”值得反思

发布日期:2022-05-11 20:00   来源:未知   阅读:

  新华网西安8月9日电(记者陈钢)因为或多或少的机缘巧合,陕西富平县的新生婴儿“来小孩”被贩卖20天后,重回父母怀抱,同时揭开了一个产科医生参与的贩婴团伙面貌。除了让枉法者受到惩罚,这起“贩婴案”背后的“社会病”值得全社会反思。

  “要求放弃小孩”——这是富平县农民来国峰7月16日在诊断书上签下的“字据”。凭借编造婴儿有病谎言得到的这一“授权”,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张某,很轻易地将新生婴儿卖给了贩婴团伙,来家人甚至都没有仔细看一眼孩子。

  张某利用了患者对“白衣天使”的信任,而这个农民家庭因为对失德医生的轻信,留下一个深深的教训。可见,对医生权威的信任,加上必要的就医常识,是患者维护自身权益的前提。

  7月16日晚,张某以“婴儿患有先天性疾病”为由,诱使家属来国峰“要求放弃小孩”并交由自己处理。之后,在短短几个小时内就把婴儿顺利卖给了贩婴团伙。这是一起严重违法、性质恶劣、社会影响极坏的恶性事件。

  让人震惊的是,富平县至少已有6个家庭报案,自称遭遇过与来家相似的经历,而且是在同一医院,同样与张某有关。事件发展至此,要想最大程度修复张某对医疗机构诚信的“创伤”,必须彻查这些连带案件,及时公布真相,任何隐瞒和包庇只能适得其反。

  富平县妇幼保健院,乃至类似医疗机构的“亡羊补牢”不能敷衍了事。7月16日晚和张某一起接生的3名助产士反映,他们也像来家人一样被张某欺骗,因为张某的“一面之词”,他们把婴儿交其带走,后来还按其要求修改了《分娩记录》和《婴儿记录》。但在一些规范化医院,死婴和残疾婴儿的处置有严格要求,均是医院行为,而不应该也不允许医护人员个人私自处理。

  以善心视之,人们愿意相信张某的失德枉法纯粹是个人行为,院方和同事并不知情,也愿意相信医院本来有相应的管理制度。但从案件经过来看,最起码是制度执行不严、防范意识不强、对“蛛丝马迹”不够重视。

  根据富平贩婴案可能涉及的多个家庭讲述,他们都是在张某的“劝说下”,主动选择了放弃婴儿,当时的心理与来国峰相同:不愿意接受一个有缺陷的新生命。根据我国刑法规定,抚养人丢弃婴儿属于犯罪行为。但要真正让所有家庭,特别是农村家庭提高守法意识,消除对缺陷婴儿的本能恐惧,还应该更加完善社会保障、社会救助、医疗保障,防止“一个残疾孩子拖垮一个家庭”。

  近年来,虽经公安部门严厉打击,拐卖儿童犯罪仍然难以根除。除了违法者利欲熏心以身试法,“买方需求”的存在是重要原因。如何减少乃至消除拐卖婴儿的“市场需求”,是富平“贩婴案”留给全社会的另一警示,这需要相关方面持之以恒的努力。

  内地保镖业最美女胖子政府大楼流行摆石兽越南父子隐居40年陈奕迅患人群恐惧症上海地块涨170多倍太阳能热水器爆表头胎办证简化兰世立出狱保障房资金被挪用为夫猎艳孕妇产男婴刘铁男 钻石雅培召回风险乳粉今年最强高温来袭李天一首个施暴者